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唐朝公主难嫁,这确是事实,主要表现在中晚唐时期,细数一下,唐朝历史上有数十名公主选择道观终其一生,这里虽有唐朝尚道的宗教氛围,但也反应了公主的婚姻难题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与公主难嫁相辅相成的另一个问题就是驸马难当,这就造成士人不乐国婚的奇怪现象。那么究竟是何原因导致这个问题的呢?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这里说的国婚主要是指皇帝招婿,魏晋时期形成一个浅规则,常将帝王女婿拜为驸马都尉的官职,后来就以驸马来称呼皇帝的女婿,公主的丈夫。按理说乘龙快婿享有无上光荣,奈何唐朝时期,不仅显有人愿意当这个驸马,且形成官僚集团“陷害”政敌的手段。往往臣子在为皇帝推荐女婿时,都选择与自己政见不和的官员子弟,这显然都认为驸马就是个火坑。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公主嫁平民 日皇室女性为何这么难,为什么唐朝公主嫁不出去?

徽本澹声利,闻不喜,往见宰相刘瑑曰:“徽年过四十,又多病,不应在选。” 为言,乃罢。——《新唐书》

唐宣宗大中十一年(公元857年),科考结束后,宣宗便令刘瑑在新科进士中物色一个女婿,刘瑑将这个事安排下去后,很快就有一个名叫王徽的被推举上来。王徽得知此事后,连忙求见刘瑑,解释了一通,才侥幸“逃脱”。士子对娶公主这件事儿的抵制程度已经超越了常规的理解,但要结合唐朝的社会风貌、政治走向,似乎这也很合乎情理。

社会开放程度高,“解放”女性思想唐朝之前,我国经历了一个民族大融合的南北朝时代,社会风貌已经出现大变样,隋唐所谓的开放,其实就是继承了南北朝时期的那种社会风貌。我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帝出现在唐朝并非偶然,因为这个时期的封建枷锁并没有束缚女性,反而女性的地位得到保障,那么皇帝的女儿就更不用说了。

唐玄宗是个迷信方术的皇帝,所以他曾经把妹妹玉真公主许配给方士张果,张果却说“娶妇得公主,平地生公府”,意思就是娶了公主,等于盖了个衙门,等着被公主收拾吧。本身驸马就属于高攀皇家,在婚姻地位上就逊色不少,唐朝的开放程度将女性的地位逐渐抬高,就更加剧了驸马与公主之间的地位差距。光是地位上的差距也就忍了,毕竟历朝历代的驸马一般都比公主矮一截,因为除了夫妻身份,还要恪守君臣之礼。

地位之外,还有思想开放让公主们变得不那么贤良淑慧,礼法在公主眼里一文不值。比如唐宣宗之女万寿公主下嫁给了起居郎郑颢,有一次郑颢弟弟身染重病,宣宗就派人探望,待回去复命时,宣宗顺嘴问了句公主在不在家,得到的回答是“在慈恩寺观戏场”。宣宗感叹:“我怪士大夫家不欲与我家为婚”。也就是说唐朝的公主完全不关心丈夫的家事,自己逍遥自在就可以了。

说到逍遥自在,唐朝的公主也完全忽视纲常伦理的存在。本来唐朝的制度里,公主若不招寝,驸马是不能提出圆房的,而且公主多半豢养男宠,驸马却不敢随意纳妾,所以唐朝公主多有“不以妇礼事舅姑”的通病,这可是关系到驸马一家传宗接代问题的。唐朝公主选驸马一般是从世家弟子中选,这些子弟也都饱读诗书,家门显赫,恩荫个功名官职,取个妻纳个妾,小日子足够逍遥,又何必让公主压制,还顶个绿帽子呢?

既然是开放的社会,男人们也渴望自由,唐中期开始,进士狎妓的现象已成风气,坊间青楼红楼就成为进士子弟畅议朝政、讨论时事的场所。唐朝诗文流传千万,那并不是伏案酝酿的结果,而多半是出于寻花问柳之时。但要成了驸马,这种逍遥快活便与他无关,那又何必给自己带上枷锁呢?

门阀政治导致皇女不吃香门阀政治在隋唐时期算是发展到了鼎峰,其最重要的表现就是以联姻的方式达成门阀合作。我们知道隋唐是起于关陇集团,这也可以看做是“八柱国”的门阀政治赢得了天下,与关陇集团相对应的则是山东士族。关陇集团以通婚的形式维持集团的内部联系,同时又希望突破这种内部消化的限制,寻求世家子弟的加入。但这些世家子弟更看重的是山东士族,这个山东并不是山东省,而是指崤山以东,这个概念就是相对于关中而言的。

“民间修姻,不计官品而上阀阅,我家二百年天子,顾不及崔、卢耶? ”——唐文宗

山东士族虽然没有了政治领导地位,但社会影响力绝非关陇集团能比,甚至隋炀帝、武则天都曾希望向东发展,以迁都洛阳的方式来巴结山东士族。而这些门阀士族往往沿袭了魏晋以来的旧制,在婚姻关系上保持着士族高门大姓之间的通婚,以保证血统的高贵性。而科举取士的子弟都是需要争取的香饽饽,山东士族喜欢他们,他们也更希望联合这些门阀,形成仕途上的支撑。所以在婚姻上,如博陵崔氏、范阳卢氏、赵郡李氏、荥阳郑氏等高门大姓更受青睐。

唐太宗就曾经为了打压山东士族,抬高关陇集团的地位,修纂了《氏族志》,企图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世家大族的传统观念,但效果并不明显。尤其是唐中晚期,中央朝廷的控制力衰退,士大夫阶层争相与大族联姻,企图在政治上沾光,故而对国婚更加冷淡。

除了门阀的争取方向趋于山东士族,在个人发展方面,科举取士的回报率已经很高,士子无需通过入赘皇室而寻找阶梯。比如唐穆宗时期的“名登科第,即免征役”、武宗时期的“家有进士及第,方免差役,其余只庇一身”,这些特权都可以通过读书来解决,成为“衣冠户”后,社会地位与经济收入都随之而来,婚姻问题还需愁吗?

  

版权声明:
作者:1055108383
链接:https://www.172i.com/1100.html
来源:免费网站收录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