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美国对中国企业赴美投资的审查不仅没有放宽,反而更加严苛了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而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CFIUS)是审查的主要执行者,在美国的外商投资审查制度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去年11月,美国参众两院同时发起《美外商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从四个方面改革:一是扩大CFIUS审查范围。除继续对传统的并购投资审查外,美国欲把合资企业、涉及军事及其他国家安全设施的房地产交易、影响美国国家安全项目的“小规模投资”均纳入审查范围;二是升级“关键技术”概念。把保持美国技术优势的一些“新兴技术”,纳入CFIUS审查时所考虑的“关键技术”;三是增加国家安全审查时所考虑的因素。在当前CFIUS考虑的12项因素的基础上,新增外商投资是否对美网络安全构成新威胁、是否某些被美国“特别关注”的国家获得“关键技术”等内容;四是增强美国保护“关键基础设施”的能力,免遭外国政府控制。

CFIUS加快改革的主要目标是遏制中国对美投资的快速增长,以及对其所谓的“国家安全威胁”,对中国的投资审查异常严格。虽然尚未立法成功,但改革和针对方向十分明显。据CFIUS最新报告显示,仅2012-2014年,CFIUS对我企业赴美并购投资的审查数量就累计高达68起,占其全部外资审查比重的19%,中国超过英国成为被CFIUS“关照”最多的国家。而且,迄今为止美国总统共否决4起外国企业在美投资并购案,全部针对中国。尤其是,特朗普执政后,这种趋势有增无减。

事实上,中国投资是美国巨大的机遇,美国荣鼎集团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中企赴美并购投资从14例上升至103例,规模从6.47亿美元飙升至135.46亿美元,8年间增长20倍。为当地创造全职就业岗位超过9万个。

但由于中美缺乏战略互信,也没有双边投资协定作为保障,伴随中国经济崛起,美国心态失衡,加紧了对华投资投资审查。

随然美国军事世界第一,但是美国有两大弱点,在那里?

美国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确实很强,让很多国家畏惧。其强大的根本是:科技实力;在一个就美元。无论是武器、石油等的交易各国都要用美元来结算,而美国就能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这就是美国经济长盛不衰的主要原因。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那么我们不难发现,一旦美元体系崩溃,美国的霸权自然就会瓦解。所以,美元就是美国的一个弱点,打击美元是终结美国时代的关键。首先我们应该知道,美元的世界通用,是源于美国的强大和对美国主权信用的信任。所以,要挑战美元,就一定要在经济实力上超越美国,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另一个美国的软肋,就是国内的种族矛盾,这也是美国无法回避的硬伤。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导致尼克松下台的“水门事件”,究竟触怒了美国人的哪根神经?

尼克松下台的“水门事件”,究竟触怒了美国人的哪根神经?应该是触动了美国人最敏感的神经!我们仔细摆摆看看。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说起美国总统,中国人最熟悉的莫过于三个,一个自然是华盛顿,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嘛:美国人不知道华盛顿,其实中国人基本上也都知道他;另外一个就是现在的特朗普,一个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家伙,好在马上下台要饭了;最后一个就是大家更熟悉的人,那就是尼克松,是他开启了中美接触与建交的历程。一定程度上,尼克松在中国人心中的形象是相当正面的,而且还是把他当成老朋友看待的,每次来中国,都是最高规格接待。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那么,尼克松究竟是为什么在\"水门事件\"中被迫辞职下台了呢?这里面看似很复杂,实际上很简单,那就是尼克松坏了美国政治的规矩!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政治讲规矩,哪里都一样,号称民主的美国也逃不过,所以在讲政治规矩方面,都不用发牢骚,牢骚满腹防肠断,分分钟让你下台滚蛋。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那么导致尼克松黯然下台的\"水门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如何一步一步地演变到让尼克松不得不辞职的地步呢?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水门,实际上就是坐落在华盛顿波托马克河畔,由一家五星级饭店、一座高级办公楼和两座豪华公寓楼组成的建筑群。大厦正门入口处,有一个人工小型瀑布飞流直下,看起来就像中国神话里水帘洞的模样,所以就被称作\"水门\",\"水门\"也就成为这一建筑群的别称。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水门本来稀松平常,除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这里办公,其它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在1972年6月17日这一天起,水门就逐渐在世界上扬名立万。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那天晚上,天阴沉沉,夜空中也没有皎洁的月光。由于是下班时间,平时人来人往的水门大厦此时静悄悄的。黑暗中,只见5个大男人鬼鬼祟祟地潜入里面,如何拿着手电筒在几个房间里翻看寻找着什么。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本来,这个时候大楼已经空无一人了,但这几个人太不专业了,在潜入之前并没有仔细察看情况,在他们刚刚潜入没有多久,里面其实还有一位晚走的工作人员,这个工作人员出大楼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碰面,但是,喝凉水也塞牙缝的是,这个工作人员也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平时下班从不回头看的他,这次居然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办公大楼。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这一看不要紧,把他惊得灵魂出窍。原来他发现大楼里面有几个房间里面居然有灯光一闪一闪的。这个时候都下班了,是什么人在干什么?他赶紧把发现的情况告知大厦的保安,见情况不对,保安随即报警。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这下子热闹了,美国的警察反应速度是很快的,这几个蟊贼自然被抓了个现场。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警察经验丰富啊,一看这几个蟊贼的打扮,感觉不像一般的窃贼,一定怀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警察在现场搜查出许多这些人安装的窃听器和偷拍的民主党选举文件。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而被抓的这5个人面对审讯也不客气,其中一个叫詹姆斯·麦科德自称是前中央情报局雇员。

王毅:台湾问题是中美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对华投资审查放宽了吗?

安装窃听器的猪队友

大吃一惊的警察立即查他们的背景资料。一查不要紧,乐子大了。他们根本不是什么中情局雇员,而是白宫的雇员,其中一个叫詹姆斯·麦科德,还是尼克松总统竞选连任委员会负责安全工作的首席顾问,另外四个人是以前古巴过来的叛逃者。

这个首席顾问麦科德,名头怪响,实际上是个二傻子类型的人物,一方面自作聪明地派人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安装窃听器,偷拍文件。派人就行了吧,还自己亲自上阵,这一露馅,洗都没法洗,因为身份在那里摆着呢。

本来这事吧,这几个人死不承认和白宫有关系,来这里只是看看有没有对付古巴的计划,警察估计也就算了。但好死不活的是,这事被无孔不入的新闻记者知道了,他们就是《华盛顿邮报》两位记者鲍勃·伍德沃德与卡尔·伯恩斯坦。

这两个人可不是一般人物,对事物有着特殊的嗅觉与敏感性。他们从这几个人所作所为和供词那里嗅到了机会。经过一番研究,第二天,《华盛顿邮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发表了这两位记者就水门事件写的报道:\"昨天凌晨 2 点 30 分,有五个人因参与一项被权威人士称之为窃听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的精心策划的阴谋而遭逮捕,其中一个人说自己是前中央情报局的雇员。\" \"这五个嫌疑犯为什么要窃听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办公室,或者他们是否为任何其他的个人或组织工作,都没有得到直接的解释。\"

一石激起千层浪,民主党的总部被共和党的人窃听和偷拍文件,这还了得。一时间民主党方面群情激奋,要白宫给说法,另一方面正是尼克松与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麦戈文争夺总统宝座的时候,这样的情势肯定会影响共和党的选情。尼克松不得不于8月29日在电视上信誓旦旦宣称自己和白宫所有人都与水门事件没有任何关系,压根就不知道这事,也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去干涉或者操纵。

你看总统都在公众面前这样说了,大家也就信了,这桩案子也被当成了一起司空见惯的非法闯入案件渐渐消失在公众的视线里,一时间风平浪静。

当时尼克松的个人威望还是相当了得的,这在两个月后的大选中得到了验证,538张选举人票,尼克松一个人就得了49个州501张!

尼克松赢了,但一个人不高兴了,谁呢?\"深喉\"!这个隐藏在暗处的家伙,开始不断给当初报道水门事件的《华盛顿邮报》那两位记者爆料,一步一步地揭开了水门窃听事件里面更深层次的黑幕。其实,按照当年尼克松的支持率,他的团队大可不必去搞窃听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这下子好了,自己给\"深喉\"提供了炮弹,真是个猪队友。

为此,美国国会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要查清这里面的隐情。

在压力面前,那几个先前被捕人扛不住了,首先是那个二傻子詹姆斯·麦科德竹筒倒豆子地指认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白宫法律顾问迪安,说都是他安排的。

尼克松一看火烧到自己的身边人了,火再着下去会燎到自己身上,于是就想让迪安一个人把事情都担了。本来迪安也想这样做,毕竟为总统背锅,为领导解忧,义不容辞嘛,但不算不知道,迪安本身就懂法律,计算器不扒拉,这锅自己不能背,那可是40年牢饭啊,40 年,等熬出来都死翘翘了。

于是,迪安也不干了,就把自己知道的一切老老实实地向调查委员会兜了个底朝天。

这下子该尼克松吃瘪了,你们咋都不为总统着想呢?但尼克松此时并没有想着老老实实认个错,反而再次宣称自己不知道这个事情。作为总统,他是有总统特权的,他说不知道,谁也没有办法,毕竟迪安说那么多,不也是没有什么证据嘛,尼克松大可不必当回事。

尼克松与深喉

然而,那个藏着暗处的\"深喉\"一看尼克松没有陷进去,就又出招了,而且还是致命的一招:咱们的总统大人有个爱好,就是在白宫安装的都有窃听器,记录与部下谈话的内容,而且从1971年就开始了!这个爆料让人们一下子就和水门事件窃听再次联系了起来,原来总统还有这个爱好,那么水门事件肯定与总统脱不了干系!

天哪,在重视个人隐私比生命还宝贵的美国,这可是天炸的新闻!

国会调查委员会立即要求尼克松交出白宫窃听器的录音带!但尼克松以总统特权拒绝了!同时,尼克松也承诺让司法部开展对水门窃听事件的调查。

后面,戏剧性的事情越来越多,尼克松的处境则越来越不妙!

司法部任命的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是考克斯,本来呢,这家伙平时与尼克松关系还是比较铁的,但美国的检察官啊法官啊,都有个特点,在司法正义上六亲不认!

这个考克斯一上任,立马勒令尼克松交出白宫的录音带!尼克松一看,哟呵,你小子能耐了啊!非要不可是吧?那就给你听点,但这可是国家机密,不能让你直接听,我找个大家都信得过的人先听听,然后转述给你吧。这样也行?尼克松认为当然可以,内容都一样,原件不能给。

但尼克松请来的这个人,一下子让考克斯大怒,感觉被尼克松侮辱了!为什么呢?不就是转述一下嘛?大惊小怪干什么?原来,这个参议员约翰·斯特尼斯年纪大了,听力根本不行,基本上听不清楚那些沙沙作响的录音带里面到底说了什么!

考克斯也真是一根筋,说总统你这样可不行,麻溜地把录音带叫出来!

尼克松一看考克斯黑红不听,糊弄不过去,也怒了!小样,看我还治不了你!

1973年10月20日,正好是星期六,平时这个时候都休息的尼克松也不出去放松了,晚上跑到办公室开始一系列骚操作了!之所以说是骚操作,是因为他后面一系列的动作,引起了对其严重不利的连锁反应。

这老兄先是把司法部长喊了过来,这个考克斯不听话,非要录音带,脑子死硬,不换脑子就换人,你去把他开了,换人!

换人很简单,总统直接去开除检察官不就行了吗?还真不行。这活只能司法部长去干,法律规定的,就是要限制总统胡作非为。

但司法部长也是捍卫司法独立的耿直哥,想让我辞去特别检察官考克斯吗?对!对不起,那还是我辞职吧,于是司法部长辞职了!

尼克松一看,又一个倔头,你不干有人干,立马喊来司法部副部长,你开了考克斯检察官,我要你当司法部长!啥?这不行,我没法干,你另请高明吧!副部长也辞职了!

我去,你们咋都和我对着干?好吧,你们不干,会有人干的,终于,原来司法部的三把手同意开除特别检察官考克斯,于是他走马上任了代理司法部长,考克斯自然被开了!

而且尼克松还调动FBI封了特别检察官的办公室!牛啊,美国历史上还没有哪一个总统敢这样干的。

但尼克松开心得太早了,这个被称为\"星期六之夜大屠杀\"的骚操作一下子惊呆了美国人!这个总统想干啥?为什么那么猴急地要换掉特别检察官,而且还维持不惜辞掉了这么多司法部长?

咱们讲究三权分立的法治国家美利坚合众国,什么时候行政权开始干预司法独立了?尼克松总统干的事情不是经常被美国拿来干涉他国司法不独立的借口吗?

这下子美国人民坐不住了,总统这是想独裁了!已经触及到美国民主政治的根基了!于是,一片一片的谴责不断地向白宫传来,这让尼克松心烦意乱!

纽约时报的评论文章甚至向民众发出呼吁:检验我们的国家是人治还是法治的时刻到了。

更要命的是,司法部重新任命的特别检察官,和那个考克斯一样,也是一根筋,总统先生,既然你说录音带里面没有什么,那就拿出来让大家听听,你怕什么呢?咱们讲究证据的,如果没有问题,你继续安心做你的总统不就好了吗?

尼克松一看不行,这个还是要录音带,没办法,总不能继续开除吧?那样子还不如开除了自己。于是,尼克松就想办法开始抹除录音带里面的敏感内容,然后把第一批录音带交了出去。

但逗比的是,这帮子人干活太不专业了,居然把一个关键录音没有抹除掉,被检察官发现了尼克松在水门事件发生后的第六天就开始参与策划掩盖事实真相的行动,作伪证、滥用资金和干涉司法的证据实锤了!

这信息可是大鱼啊,绝对不能放过。于是,国会就要求尼克松把剩下的第二批录音带全部上缴!自然,里面有更多关于尼克松的黑材料!

这个时候的尼克松,算是彻底地犯了美国人民的众怒!连他所在共和党同僚都开始反对他了!

要知道,在美国三权分立的体制下,作为三权分立之一的行政权一方,总统是不能干涉司法的,更不能作伪证,不诚实的人,在美国这样的社会里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尼克松作为总统这样做,美国人民是不能轻易饶恕的,他的行为已经动摇了美国宪政的根基!

当年的克林顿,就因为和莱温斯基的拉链门作伪证,差一点被弹劾下台。

10月30日,国会司法委员会决定开始对尼克松进行弹劾准备,要知道,司法委员会可是美国国会两党共同执掌,几乎是以全票通过对尼克松提起弹劾,可见这个时候的尼克松已经是众叛亲离,因为他已经触及了美国政治规矩的底线,这个底线,就是总统也没有权力突破。1974年6月25日,司法委员会决定公布与弹劾尼克松有关的全部证据。7月底,司法委员会陆续通过了三项弹劾尼克松的条款,同样几乎是全票通过。

11月14日,哥伦比亚联邦法院判决,认定司法部辞去特别检察官考克斯的行为违法。

这个时候,如果弹劾提案交给国会表决,不管是众议院还是参议院,铁定会通过,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和尼克松站在一起了。

被弹劾下台,对尼克松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无可挽回了。山穷水尽的尼克松,只好抢在国会表决弹劾案之前的一天,1974年8月8日,宣布辞去总统职务。副总统福特捡了个漏子,老二摇身一变成了老大,然后立马利用总统职权赦免了尼克松,要不然,被弹劾的尼克松不但不能享受退职总统待遇,甚至去坐牢都是大概率。

尼克松因为水门事件最终导致其辞职,主要错误在于干涉了美国的司法独立、干涉媒体的新闻自由,把国家公器用来当做私人的工具反过来干涉司法,犯了美国宪政的大忌。

无可奈何花落去

另一方面,尼克松的团队在水门事件的处理上进退失据,一步步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居然检察官在追录音带,还不早早地动手全部销毁,还留在以后给尼克松写回忆录用,其实这也是尼克松当初在白宫安装窃听器的初心,还真不是为了窃听什么,但这样的手段实在不高明,违反了个人隐私保护法,就是这个录音带证据逼得尼克松不得不辞职。

再者,那个总是在关键时刻爆料的\"深喉\",让尼克松处处被动。2005年,这个\"深喉\"才出来自爆身份,他就是原来的FBI副局长费尔特。因为不满意尼克松没有在胡佛死后提拔他当局长而怀恨在心,在水门事件发生以后,利用职务便利,搜集了尼克松许多黑材料。

尼克松在办公室安装窃听器的事情,就是他爆的。这个人很长寿,2008年12月18日去世,95岁!

最后,不得不佩服那两个美国新闻记者,怪不得人家能够获得普利策奖。

此外,当年克林顿为什么没有被弹劾成功?就因为他和尼克松不同之处在于,克林顿只是玩女人,并没有触及美国宪政的根本,而尼克松则是坏了游戏规则,有往独裁者发展的倾向,自然要被踢出局的。

当然,尼克松辞职,这里面很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他要结束越战,这样坏了美国军火大佬们的利益,当然还有很多人的蛋糕,正好利用这个送上门的机会,把尼克松做下了台。

版权声明:
作者:1055108383
链接:https://www.172i.com/194.html
来源:免费网站收录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