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首先,劳荣枝上诉是当庭就做出的意思表示,拖到现在才正式上诉,其实就是在故意拖时间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当庭宣判的案子,一般会在五天内收到书面判决书,而收到判决书后十日内都可以上诉。劳荣枝这案子本来就是法子英案的延续,很多证据材料都是现成的,在2019年劳荣枝在厦门被捕以后,又经历了两年多的审查,补充了不少证据,所以判决书一般一天左右就能做好,所以劳荣枝9号宣判,差不多也拖了十天左右正式提起上诉,是符合诉讼思维的。

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其次,劳荣枝一直坚持用法律援助律师,拒绝家人为她聘请的专业刑事律师。这极有可能是劳荣枝最后的侥幸手段,也是她打算保命的一种策略,待会可以展开细说。

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法律援助律师是在当事人没有聘请专业律师,或者没有经济条件聘请律师的时候,由法院为其指定的辩护人。法援律师虽然也会尽职尽责的完成所有诉讼流程,但是其仅仅收取几百元的象征性补助,有些甚至只能报销车马费,导致其不可能像专门聘请的刑事律师那样,有更多的诉讼手段,很多法律援助律师连证据采集工作都懒得做,直接就是配合法院走司法程序,甚至还有直接给被告提供反向助攻的。

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劳荣枝案件中法律援助律师在庭审中全程没有发言,只是提交了书面辩护意见。后来被家属认为不称职,没有为劳荣枝争取应有的权利。

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但是,劳荣枝仍然拒绝了家属为其聘请的专业律师,继续让一审的法律援助律师为其代理上诉案件,这里就让人感到有点不解了。

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毕竟劳荣枝并不是很多人传说的那样一心求死,相反她的求生欲非常强,在法庭上各种心灵鸡汤说个没完。她不惜将所有脏水泼给宁死也要保护她的法子英,目的就是想要免除死刑。

那么既然有足够的求生欲,劳荣枝就应该选择更专业的刑事律师,接受家人对她的帮助,而不是继续选择一个只会在法庭上保持沉默,配合司法机构走完程序的法援律师。

劳荣枝这种反常的行为模式,以及她在法庭上的逻辑混乱状态,让人不禁猜测,她很可能会在二审期间走精神鉴定这条路。要知道劳荣枝现在的很多操作,都跟精神病无异,而假如她真的鉴定出来有精神分裂症,这就有可能是她活下去的最后希望。

毕竟劳荣枝潜逃二十年之久,在九十年代她没有过任何案底,所以司法机构也无法确定她在跟法子英实施犯罪行为的时候,精神状态是否异常。假如现在这个疯疯癫癫,逻辑混乱的劳荣枝真的精神有疾病,那么司法机构就得另行举示劳荣枝二十年前精神健康的证据,说明她在杀人的时候有完全刑事能力,但这是非常困难而且几乎不可能的。

所以劳荣枝提起上诉之后,再次拥有了四个月+的生存机会。虽然这个案子已经证据确凿,而且影响力巨大,程序上也肯定是滴水不漏,但正是因为社会关注度过高,对于劳荣枝的相应权利也需要明面上给予保障。假如劳荣枝能够使出一些偏门的应对方法,或许她真的能在二审中逆袭。

无论结果如何,我相信法律都会给出一个圆满的答案,正如劳荣枝自己说的,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以上~~~

吴谢宇声明不需要委托辩护人,刑事案件可以这样吗?

是否委托辩护人是犯罪嫌疑人的权利,所以这是当然可以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没有人会为他辩护,这是两个概念。

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首先说一下诉讼权利吧,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

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以外,还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辩护人。下列的人可以被委托为辩护人: (一)律师; (二)人民团体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在单位推荐的人; (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监护人、亲友。 正在被执行刑罚或者依法被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人,不得担任辩护人。 被开除公职和被吊销律师、公证员执业证书的人,不得担任辩护人,但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监护人、近亲属的除外。

吴谢宇案律师称二审将申请精神鉴定,法援律师称劳荣枝已上诉,这次法院还会维持原判吗?

这意味着犯罪嫌疑人是可以选择是否委托辩护人去为其维权的,如果放弃的话,是其诉讼权利,不影响案件的正常审理。

但是,为了切实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利,保障司法公平正义,刑事诉讼法对于部分案件是要求必须为犯罪嫌疑人指定辩护律师的,大概就是:盲聋哑、精神病、无期死刑未成年。当犯罪嫌疑人属于以上四种情形的时候,是应当为其指定辩护律师的,立法本意很简单,就是为了保障辩诉的权利相对平等。

但是有的同学可能就困惑了,如果吴谢宇表示不愿意委托辩护人,也不接受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那么会怎么样。权利是可以放弃的,当然吴谢宇也不例外,但是他的弑母行为是当然可能判处无期死刑的,那么也是应当被指定辩护的,那么如果他当庭表示不接受指派的律师,法庭应当同意,并会重新指派律师。同样,法律对于当事人的权利保护也是有限度的,如果第二次开庭依然不接受指派律师,要求换人的,法庭是不会同意,并继续庭审的。

说几句题外话,辩护人作为在刑事诉讼中有独立地位的诉讼参与人,虽然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其依托犯罪嫌疑人的委托而存在,但是其独立行使辩护权,依据事实和法律保障犯罪嫌疑人合法权利,并为其做无罪或最轻辩护,这是辩护人的职责。

同样在这里给大家纠正一个常识性错误,可能民事诉讼中委托代理人要各种配合当事人,一般在从属地位。但是参加过刑事案件庭审的都会发现,很多时候当庭呵斥犯罪嫌疑人的,让其不要胡说八道的,更多的不是法官、检察官,而是辩护人。

依然记得我参加的一个毒品犯罪庭审,三个共同犯罪,每个人在庭上都在为自己辩解(每个嫌疑人是单独在庭上被审问的),三个被告都在撒谎,推卸责任。辩护人真的也是很考验人心和人性的,诚然,辩护人和犯罪嫌疑人是一定意义上的利益共同体,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在努力为他辩护,他反而觉得你收了钱还不帮他,很多时候会去犯罪的,法律素养都基本上没有,只会添乱帮倒忙,胡说八道想通过欺骗法官的方式脱罪,殊不知,这样只会让辩护人的努力化为泡影。所以辩护人在庭上真的是很心累,又要据理力争维护他的权利,还要让他闭嘴不要添乱。

说白了辩护人也只是一个职业,并不是大家所想的收钱替犯罪人脱罪的黑手,而每一个刑辩律师都应该是正义、勇敢的,其勇于站在代表国家的公诉人的对面据理力争,是实现司法公正的一个重要角色。

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还是要回到吴谢宇的案件中来,即使他不委托辩护人,也会有很多律师去跟他沟通,要求为其辩护的。圈内有一句话刑事打名气,民事打利益,对于社会关注度比较高的案件,甚至一些知名律师都会争取无偿代理,说白了也是为了利益。所以吴谢宇的案子不可能没有辩护人,而且辩护人也不可能是那种消极怠工型的律师,其合法权益也是会得到有效保障的。

版权声明:
作者:1055108383
链接:https://www.172i.com/1996.html
来源:免费网站收录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