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子怒斥副总统不和中国合作,特朗普有权力解雇副总统吗?

我是儿童故事撰稿人王叔,我来回答美男子怒斥副总统不和中国合作。

美男子怒斥副总统不和中国合作,特朗普有权力解雇副总统吗?

正确答案是不能。王叔在这里科普一下美国副总统的相关资料:

美男子怒斥副总统不和中国合作,特朗普有权力解雇副总统吗?

美国副总统,是美国总统的第一继任人选。当在任的美国总统出缺(于任内死亡、辞职或者遭到弹劾)时,副总统将继任,成为新一任的美国总统。

美男子怒斥副总统不和中国合作,特朗普有权力解雇副总统吗?

美国联邦政府行政机关中,只有总统及副总统两个职位是由选举产生的。

根据美国宪法的相关规定,副总统兼任“美国参议院议长”一职。通常情况下,其在参议院不具有投票权,仅当参议院的100位议员表决结果为平局(50:50)时,副总统的投票才有实际决定权,即关键性的一票。因此,副总统是整个联邦政府内所属两个机关(白宫和参议院)的官员。

副总统平时的工作很多都是象征性或者仪式性的,实质性的权力和职责很少,即便是有也往往是总统委任的专门性工作。美国联邦政府的决策机制和流程上,副总统也仅仅辅助性,其可以在内阁会以上就具体事项提出意见,但是最后拍板还得是总统。因为美国宪法规定,副总统不得拥有行政实权,所以在这些时候,副总统仅仅是作为总统的代表人来行使相关权力。总而言之,副总统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其实质意义。

那么,总统可以解雇副总统吗?之前就有声音传出,说特朗普大女儿伊万卡与副总彭斯关系不和,多次建议特朗普炒掉彭斯?

答案是不能,因为副总统跟白宫其它官员不一样。

如国务卿、各部部长、白宫办公厅主任和雇员这样的白宫雇员,这些职位可以由总统直接任免,这就能解释为何2018年特朗普发条推特就能解雇国务卿蒂勒森的事情。

但副总统本身并不属于内阁成员,其不是特朗普任命的,而跟他一起捆绑选举产生的,所以特朗普无权免去其副总统职务。

如果特朗普与彭斯如果彼此分歧非常大,那么双方就只能熬到这届任期结束,而彭斯在此期间内会被特朗普冷藏,挂起来,无所事事。但这样做的话,也将会导致特朗普今年下半年大选面临较大的阻力。

因为彭斯在参选之前是印第安纳州州长,其立场属于共和党正统派。特朗普则是草根出身,反建制派。他选择彭斯作为副手主要是为了平衡共和党内部各个派系之间关系,最大限度地整合党内的力量,保证党内团结。特朗普能够获得共和党80%多的支持率,彭斯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如果特朗普想换掉彭斯,就要在竞选前换一个新的副手人选,以重新整合党内意见,确保党内的团结与支持。

写在最后:美国总统和副总统之间的关系其实很微妙,哈佛大学教授理查德·诺伊施塔特曾向他以前的学生、随后将竞选副总统的戈尔提出了“拇指法则”。其中,最为中肯的规则是这些:

1、副总统会使总统想起死亡;总统使副总统想起自己的依附性。

2、白宫幕僚活在当下,副总统的幕僚则活在未来。

3、副总统不能被解雇,但是总统可以忽略或欺负他——如果总统如此行事,总统幕僚也将如此——并拥有相对的豁免权。

4、与被忽略相比,更令人感到挫折的唯一事情是,聆听并思考你的建议,之后却并不采纳。

综上,希望对朋友们有所启发,谢谢!

【如有疏漏,敬请斧正!

我是儿童故事撰稿人王叔,敬请点赞,关注。谢谢!】

赵文卓和甄子丹的矛盾是怎么回事?

赵文卓和甄子丹的矛盾源于影片[终极解码],看看原影片导演在记者招待会上怎么说的,百度上有视频,大家自己可以搜的到,是非黑白,自有公论!

大家好,非常感谢你们今天的到来,谢谢你们!我叫谭冰,是一位导演,也是编剧。今天,我之所以要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就是要向在座的媒体朋友讲述香港演员甄子丹如何利用强权迫害大陆青年导演,致使其倾家荡产、电影梦一夜破碎的惨痛经历,同时,也向你们揭示赵文卓和甄子丹骂战的事实真相。三年前,我开始创作电影剧本《终极解码》,并用我的公司报批,获得了电影剧本的拍摄许可证。2010年底,我把剧本通过朋友带给成龙大哥看,他非常喜欢,并数次邀我交谈,在帮我完善剧本之余,鼓励我用好莱坞的工艺来拍摄完成这部电影。于是,我投入巨资,耗时数月,运用国际先进技术完成了3D故事版分镜头,大哥看后激赏不已,随即与2011年初,和我公司签订合约,出任这部电影的监制。同时他答应,作为个人对青年导演的提携和支持,愿意友情客串这部电影。在主要演员方面,我征得大哥的同意,决定聘用甄子丹和赵文卓出演正反两个角色。由于剧本创意的独特性,“正义”“反义”实为双雄。赵文卓看完剧本后,对剧本非常认可,尤其对“双雄”的设置,很是振奋,并在我俩第二次见面时,为表示对剧本的喜欢,和对影片未来的期待,以及对成龙大哥的感激,愿意自降片酬,并当即敲定合约内容,其间流露的真情让我感动。2011年七月至2011年十月,我四次前往香港和甄子丹谈合约,并把剧本给他阅读,并把我自己做的故事版分镜给他看。先前,非常顺利,双方合作的意愿也非常强烈。

  但,就在我们行将签约之时,由于成龙大哥正在拍摄他自导自演的影片《十二生肖》,档期漫长,工作压力巨大,大部分场景需要在海外拍摄,客串《终极解码》在时间安排上非常困难,但他依然表示,无论他有多忙,都永远是《终极解码》的监制。当我把大哥的情况告诉甄子丹后,他非但不理解,反而大为恼怒,他突然提出要自己出任本片监制,让成龙大哥放弃监制职位。如果我们不答应,他就罢演。他让本片的执行监制香港人霍耀良转告我和另一家投资方,必须在原有基础上增加甄子丹百分之十的片酬,享有影片分成,为他的所有助理高额买单,并亲自指定摄影,飞车,美术,化妆等一系列增加预算的条件。由于此前我们已经打给他一笔数额巨大的定金,并在筹备阶段,以及其他合约方面花费很多钱,如果甄子丹罢演,损失巨大,我们难以承受。无奈之下,我们被迫于2011年9月24日和甄子丹签订了满足他所有条件的合约。

  令我终身难忘的和感动的是,当我怀着忐忑不安,羞愧万分的心情到十二生肖片场探班,把甄子丹的事情告诉大哥后,大哥却显示出了之所以被世人称为“大哥”的胸怀和大度。大哥告诉我,为了能帮助我把数年的心血转化为实质的拍摄,为了让我省钱,他愿意放弃监制的职位,并把之前付给他的片酬全部退回。临别时,大哥特别叮嘱我:谭冰,你要好好努力,你是我看好的导演,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坚持你的人生梦想和电影追求,我永远支持你。随后,为了满足甄子丹提出的新条件,我和鲍德熹,罗立贤(是这个名字不?)等经过数次接触签订了合约,我又和张涵予和韩庚见面,在他们表达了对剧本的认可后,我们也进入了合约阶段。韩庚的形象和气质非常吻合片中的角色,他刚包扎完伤口缠着纱布和我交流角色的情景让我记忆犹新,韩庚一直是我喜欢的优秀演员。 但,当韩庚的合约准备妥当就要签字之时,甄子丹通过执行监制霍耀良一再向我传达了他的新条件:不允许韩庚参演本片。他的理由是,韩庚粉丝众多,可能会干扰本片的拍摄及宣传,所以必须放弃,否则甄子丹就会撕毁合约,拒绝出演本片。甄子丹提出这样的理由实在让我难以理解,我是本片的编剧和导演,却连选择演员的权利都没有,另外,韩庚本来是我和甄子丹在香港一起商定的演员人选,如此的出尔反尔实在让人不解。但是,为了将电影拍成,我只能答应他的条件。事后,通过朋友了解,我才知道真实原因,甄子丹之所以要提前炒掉韩庚,是担心韩庚太帅,影响他在片中的伟岸形象。

  自2011年11月开始,剧组在深圳开始了紧张的拍摄筹备。东部华侨城,作为影片的赞助单位,特意为甄子丹预留了茵特拉根酒店最豪华的超五星级总统套房。本来大家以为这样能为影片拍摄省一点钱,但没想到的是,甄子丹却提出了“他不喜欢中国人管理的酒店\",他拒绝入住东部华侨城提供的免费酒店,他又通过执行监制霍耀良向我们传达新条件:甄子丹必须带家人和助理住在远离剧组、位于市中心、日费万金、需要驱车数小时往返的丽思卡尔顿酒店的豪华套房,如果我们不答应,他就不进组。无奈之下,我公司的财务人员被迫先期给丽丝卡尔顿酒店打入数十万元的房费,这些都有票据可查。根据拍摄期进度表,眼看再过半个月就要开机,但意想不到的变故接踵而至,一张早有预谋的阴谋大网从此拉开。

  2011年12月2日,成龙大哥和我正式签署了解除监制协议,并把定金一分不少的打给了剧组,然而,就在第二天,霍耀良就告诉我,甄子丹认为剧组的动作演员不够,他的替身一个也不够,必须在原有人员的编制上增加一倍,同时摄制组、制片组也要各增加50%的人员,原来两百人的剧组将增加到三百多人,如果我不答应甄子丹的条件,甄子丹就罢演。虽然我是本片的投资人之一,但所有的钱都是跟朋友借的,我这样做只是为了保障我作为导演的创作话语权,没想到,仅仅是因为甄子丹的一句话,剧组就增加了一千多万元的预算,况且,临时拼凑的队伍未必能提高效率,反而会使剧组混乱。我向霍耀良和甄子丹表达了忧虑和不满,谁知,三天后,在未知会我的情况下,霍耀良以甄子丹的名义,命令制片部门马上进人,以致原来东部华侨城赞助的房间不够住,只好把多余的上百人带到外边由剧组另外出资包旅馆住宿,本片的另一家投资方得知情况后,担心双方闹僵,会使剧组损失更大,便劝我忍住。然而,两天后,更不正常的情况开始出现,甄子丹不再到东部华侨城会议室和我及主创开会,而是在根本不通知我的情况下,秘密地连续三天把除我之外的剧组主创全部约到他住宿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开会。事后,有一位良心不安的与会者出于好心特到我房间告知:情况非常危险,你千万小心,他们要动手了。

  2011年12月9日,我突然收到甄子丹律师行的一封律师信,其中的主要内容为:一,谭冰导演本人擅自发行一条影片预告片,其中出现了甄子丹的名字和图片;二,《终极解码》剧本不符合拍摄要求,必须由他指定的香港编剧重新写剧本,否则他拒绝拍摄本片。我感到莫名其妙,因为跟甄子丹签订合约之前,我已经给他看过剧本和故事版分镜,如果他认为剧本不好,为什么当初还要和我签订演员合约,另外,他为什么不用书面的形式和我讨论商定呢?我感到事态严重。经过我律师的调查,抱着善良的愿望,为了电影能顺利开机,我只能忍气吞声。12月11日,我让我的律师给甄子丹的律师及他本人回函,主要内容如下:一,网上出现的预告片,谭冰本人并不知晓,经调查,是一家深圳文化公司擅自发布的消息,并提供了那家公司的名称、电话号码及地址,希望甄子丹的律师查证;二,为了保证电影的拍摄,导演谭冰同意其他编剧修改剧本,并由剧组支付费用。

  谁想,过了两天,霍耀良突然打电话告诉我,甄子丹认为你不适合导演,《终极解码》这部片子应由我出任本片导演,你要不答应,他就罢演。闻听此言,我十分愤怒,质问霍耀良,请你想想,我两次带你去见成龙大哥,你都说要帮助我,你是怎样向大哥保证的,另外,你执行监制的片酬是我付给你的,你对本片的拍摄又做了多少案头工作。但他冷冷回答我,大哥合约已经解掉了,甄子丹掌控全局,他要我做导演,你脾气不好,敢发律师函给他,显然,你不尊重他,他已经不再信任你,也不愿再和你开会,我已经通知你了,你不用给他打电话,否则,你的项目就不存在了。随即挂掉了电话。

  此时,我感觉头皮发麻,冷汗直出,因为环顾四周,整个剧组的主创几乎全部变成了应甄子丹要求组建的“国际” 纵队,我原来的几个核心大陆成员早被他们剔除干净。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从第一次创作会开始,甄子丹就当着我的面始终和他们讲香港白话的原因,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尊重我是编剧和导演,从一开始,他们就密谋踢我出局。但,更加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毕竟我是《终极解码》的编剧,版权拥有者,项目立项的报批方,他们这些主创的合约也是我谈定并签署的,同时也是投资人之一,难道光天化日之下,还真有把我的电影项目生抢过去的道理。晚上,我拨通了甄子丹的电话,希望和他谈谈,但他的电话已经呼叫转移。我从剧组找来执行监制霍耀良新出的拍摄期表,期表上的的片名竟然不再是“终极解码”,而是被改成了“密码”二字。

  同时,北京的一位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北京有一个“深海剧组”很有些蹊跷,让我上网看一下。我打开电脑搜索,发现了无数个“深海剧组”招聘配角演员的广告和新闻,内容是由甄子丹、赵文卓、张涵予等主演的电影招聘演员,并于2011年底在广州开机。广告中这些配角的名字、年龄、身份,几乎和我的终极解码剧本中的一模一样。新闻发表的时间为2011年12月11日,联系人的电话邮箱赫然在内。我一夜没睡着,第二天,也就是2011年12月16日下午,甄子丹微博所发的两条消息和数张图片彻底把我惊呆了,其微博内容为:他正带着电影主创鲍德熹,动作罗立贤,摄影霍耀良在深圳街头及商场看景,他本人要重塑《杀破狼》的辉煌。我打电话给甄子丹和霍耀良,两人都不接听电话,我马上和我公司的律师连夜起草了一封律师函,于2011年12月17日上午发给甄子丹本人和他的律师,让他对以上事件作出解释并要求其删除微博内容并更正为:《终极解码》的导演为谭冰而非霍耀良。在这里,我要提醒各位媒体注意的是,以上这些事件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剧组以导演和编剧的身份开展工作,我辛辛苦苦筹备了三年,借钱拍电影,他们就敢明目张胆地这么干,这是什么行径,是强盗,是欺负人,天理难容!

  然而,等了三天,甄子丹方面根本不予理睬,我只好和我的另一个合作方沟通,但我的合作方告知,甄子丹已摊牌,你两次发律师函给他得罪了他,你必须放弃导演职位,否则,他将罢演。数千万元已经投入,损失之大,让人难以承受。就在当天,一位对我深表同情的香港业内资深人士电话里委婉告诉我,事情的根源在于成龙大哥不能特别出演本片,打碎了甄子丹走向国际和好莱坞的梦想,同时,甄子丹认为自己在国内的影响已经超过大哥,大哥出任监制,他认为是白捡便宜,所以才逼你们把监制的职位让给他,让大哥彻底出局。另外,你的剧本是成龙风格,接近好莱坞的手法,甄子丹不喜欢,由此便和霍耀良一唱一和,为巧取豪夺而默契配合,霍耀良帮他出面争取各种利益,制造事端,他就拿导演的位置来回报他。其次,你搞定的主创格局太有吸引力了,圈内顶级的操盘手都未必能做到,想夺的人太多了,你缺乏背景,财力又不够,成龙大哥又不能再保护你,他们设计“做你”实在是情理之中。我问他,还有没有斡旋的余地,或者怎么应对,他说,事已至此,已无可能,你可能从一开始都被蒙在鼓里,他们本来想,只改个片名,“生吃”你的项目和剧本,但《终极解码》这个项目圈中人知道的太多,他们总有些顾虑,后经密谋,当你在剧组做案头工作的时候,甄子丹把丽丝卡尔顿作为大本营,已经召集了编剧到深圳,同时利用你搞定的主创团队开始秘密创作港产片风格的新剧本,而你还傻乎乎的把编剧费打给他们,至于你说的“密码”“深海”等,不过是他们新定的片名。我再问他,我应该怎么办,他告诉我,你认了吧,说白了,人家吃定你了,就是要公开打劫你,你能怎么样,更何况,你又介绍了一个财力雄厚的金主给他,又有现成让人眼红的盘子,利益当头,所有的结果你应该已经明白。 心有不甘的我回到北京试图让我的合作方约甄子丹再谈一次,这时,我的合作方已不愿再和我见面,他委托中间人传话给我,《终极解码》项目已不存在,甄子丹要求和他合作新的项目,片名和剧本,甄子丹和霍耀良正在创作中。三天后,我香港的朋友告诉我,甄子丹已来到北京,要和我的合作方见面,我便在一家酒店当着几个朋友的面打开免提,再次拨通甄子丹的电话。这次,甄子丹接听了电话,当我问他有没有继续合作的可能时,他回答,你已经给我发了律师函,我的律师会处理这件事,随你怎么样都行。我有些愤怒,质问他,你身为一个演员,吃我的,住我的,花我的钱,随意霸占成龙大哥的监制位置,随意把导演的位置分配给霍耀良,为了一己之私,就把一个怀揣电影梦想的青年导演一脚踩在地上,让他一夜间倾家荡产负债累累,你还有道德底线吗?你的良心会安宁吗?他冷冷地回答:你可以打官司,我们之间已无话可说。随即挂掉电话。

  他真的已经吃定我了,他很明白,朋友可以借钱给我拍电影,但他们会借钱给我打官司吗?就这样,我呕心沥血筹备三年之久的终极解码,在甄子丹的强权淫威下,在即将开机的一夜间,夭折了。很快,就在2012年1月19日,电影《特殊身份》豪华的开机仪式在中央六套隆重播出,非常讽刺的是,台上的所有主创都是我用《终极解码》剧本签下来的,他们的一部分酬金也是我付的,台上只是少了成龙大哥,韩庚和我。甄子丹和霍耀良还对着镜头向全国人民炫耀,特殊身份这个片名是在几天前才有神灵帮助,灵光闪现突然想起的。特殊身份大张旗鼓的在我已采过无数次景的深圳开机了,我曾经谈好的数千万广告植入也被甄子丹和霍耀良绑架过去,当我看着我曾呕心沥血谈好的汽车、电脑、手机、化妆品、洋酒等等产品植入在许多媒体上伴随着甄子丹们不断出现时,我痛彻心扉,但却无能为力。我决定,还是忍了,从头来过吧。很快,一个投资人找到我,他想继续投资《终极解码》,前期谈判进展非常顺利,可就在我们即将签订合约的开始筹备的前夕,这位投资人告诉我,他必须放弃这个项目,我问他原因,他说是因为特殊身份的缘故,具体细节他不愿多说。

  我重新接通关闭很久的网络和打开手机,很快发现了让人震惊的情况,2012年2月25日,甄子丹的司机用刀残忍杀死曾为赵文卓开车的司机,这位司机罗凯是赵文卓的老乡,赵文卓伤感不已,剧组随即陷入一片混乱,被迫停机。2月29日,赵文卓被甄子丹以“耍大牌”为由踢出剧组,随即各路媒体及明星领导站队互殴,风起云涌。骂战中,霍耀良数次对媒体声言,终极解码是个烂剧本,甄子丹看不上才导致该项目流产,然后他们俩才一起做搭档,接拍了特殊身份,其间还夹杂着对本人和成龙大哥以及先前曾帮助过我的朋友诸多莫须有的污蔑。对此,我绝对不能再忍受,我必须站出来揭露真相。其实,我已经了解到,特殊身份开机时并没有完成稿的剧本,甄子丹和霍耀良喜欢边拍边写,他们相信自己是天才,他们以这种违反电影创作规律的工作方式而骄傲,他们认为,能在十天半个月就创作出一部比终极解码好千倍的绝佳剧本,但他们也应该知道,终极解码的创作耗费了我整整三年的心血,赵文卓原以为特殊身份只是把终极解码的片名换掉了而已,剧情应该还是他原来喜欢的双雄对决,但一到剧组,他发现自己中了圈套,特殊身份是一个只有名字但欠缺剧情的空壳剧本。他开始据理力争,希望按合约拍原来的剧本,但是,最终被甄子丹以耍大牌的罪名扫地出门。我不得不为赵文卓为艺术坚守的品质所敬服,他是真性情,真男人,不为五斗米折腰,不向强权低头。至于双方高调声称要进行诉讼,而没有下文的真实原因,是赵文卓只签订了终极解码的演出合约,而没有正式签署特殊身份的演出合约,依据诉讼法,官司根本无从打起,只能打口水仗。深受委屈的赵文卓只能借助媒体寻求支持。

  我现在担心的是,终极解码的版权会不会受到侵害,他们会不会习惯性的把我的创意和桥段直截或变相剽窃,尤其是霍耀良,我让他看过几稿我不同风格的剧本,他会不会怂恿甄子丹再次施展他们驾轻就熟的强盗行径,对此我将决不让步,会战斗到底。所以,我今天坐在这里,面对诸位媒体,向你们讲述了这个不可理喻的幕后真相,你们看到一个血淋淋的事实,让你们真正认识一个可以炒监制,炒演员,炒剧本,炒导演,炒投资人,炒项目的甄子丹及其爪牙霍耀良。我已经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我可以为自己所讲的每一句话和出示的每一份证词负责任,是非曲直都已摆在台面,我已准备好了,我会抗争到底,绝不屈服。

  

我知道,我是一个毫无背景的青年导演,要和甄子丹及其势力抗争,肯定会有甄子丹背后的利益集团一哄而上去保护他,甚至策动十面埋伏,联合起来攻击我,甚至今天在座的媒体,我都难以确定明天是否会有断章取义的报道新鲜出炉。赵文卓和甄子丹两天前“和解”的真相你们敢去刨根问底,弄个水落石出吗?毕竟,他是甄子丹,号称宇宙最强,我已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哪怕彻底告别自己钟爱的电影事业,哪怕是受到人身伤害,哪怕是同归于尽。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希望,发生在我身上的这段屈辱经历能成为改变中国电影黑暗生态的经典案例,今天的发布会不仅是撕心裂肺的控诉,更是一篇战斗的檄文。面对中国青年导演残酷的生存环境,我必须要向这些电影圈内的丑恶势力宣战,我愿意用我个人的牺牲,发出中国电影界最强力的呐喊:请还中国电影一片纯净的天空,请让中国电影的生态呈现它应有的良性的勃勃生机。最后,我用成龙大哥的名言作为今天发布会的结束语:人在做,天在看。谢谢。谢谢今天到来的媒体朋友,非常感谢。

版权声明:
作者:1055108383
链接:https://www.172i.com/4241.html
来源:免费网站收录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